• 時間:20-09-02  瀏覽:(35)
    玉宇瓊樓勾草原魅影  火樹銀花與星月爭輝
    每座城市都有夜景,就像一張名片,向每一位來這座城市的人展示着它的魅力與特色。每座城市的夜景都會給人們留下難忘的印象,每座城市的夜景都燈火璀璨,卻又不盡相同。它是由千家萬户的燈光匯聚而成,繁光遠綴,流光溢彩。燈火闌珊的夜晚,大家卸下了一天的忙碌,才有時間靜下心來,漫步街頭,把這城市最美的一面盡收眼底。 每到華燈初上,夜幕降臨,夜景幻化變遷,裝點城市夜生活,也傳播地域文化特色。霓虹閃爍映照下的海拉爾中心城區主建築被燈火勾勒得美輪美奐,“呼倫貝爾...[閲讀全文]
  • 時間:20-08-28  瀏覽:(71)
    宋堂盛是呼倫貝爾市老年大學新聞班一名普通學員。學習新聞,探訪它的奧祕,是宋堂盛的願望之一。退休後,宋堂盛有了實現這個願望的條件。2015年夏天,宋堂盛步入老年大學,專攻新聞專業,一學就是6個年頭。通過學習,他的生活發生了改變,在呼倫貝爾攝影界也小有名氣,精神面貌隨之煥然一新。 用新聞傳遞社會正能量 宋堂盛是帶着宣傳家鄉的願望,來到新聞班(對外稱編輯部)的。在新聞採訪中,他對社會上充滿正能量的人和事尤其熱衷。採訪後常常感慨:“真叫人感動!”基於這份感動,基於對新聞事業的追求,基於不斷提高自己的想法...[閲讀全文]
  • 時間:20-08-28  瀏覽:(73)
    “悦讀書屋”圓草原孩子讀書夢
    本報訊 為傳承中華文化,拓展學生知識面,提高學生文化素養,增加閲讀量。2019年6月28日,鄂温克旗青少年活動中心“悦讀書屋”正式啓動 ,為草原孩子圓了讀書夢。鄂温克旗關工委以此為依託,開展了深化學生知識、品德以及修養教育等系列活動。 “悦讀書屋”創辦一年來,在社會上產生了積極的影響,有上千學生前來閲讀,他們遨遊在知識的海洋中,從書籍中汲取精神財富,在鄂温克旗各級學校形成良好氛圍。 目前,書屋有1000餘冊民族、人文、歷史等方面的圖書以供閲讀。這裏是書的世界,書的...[閲讀全文]
  • 時間:20-08-28  瀏覽:(65)
    在那動亂年代。冬天的一個夜晚,主人的家裏闖進了幾個帶槍的年輕人,他們把烏力音巴圖抓走了。我不顧一切地上前拼命撕咬,想從他們手裏把主人奪回來。一名青年狠狠地用槍托砸在我的頭上。我只感到眼冒金花,猛地一震。我強忍住疼痛又追了上去,只見那青年“咔嚓”一聲拉開了槍栓。這時,莫日根特跑過來,緊緊地摟住了我的脖子。 從這一天起,莫日根特再也沒出去玩,我也急得吃不下飯食。 莫日根特的“鄂涅”(媽媽)也病得躺在炕上,大口大口地吐着血,不久就死去了。莫日根特的“阿邁”(爸爸)還是沒有回來,是村裏的鄉親們把他鄂涅送...[閲讀全文]
  • 時間:20-08-28  瀏覽:(127)
    養鵝基地免渡河,其中最強屬海洋。 萬餘白羽浮綠水,曲頸高歌呈興旺。 海區影協忙採風,人傑業興多吉祥。 呼倫貝爾好風景,脱貧攻堅新氣象。...[閲讀全文]
  • 時間:20-08-28  瀏覽:(106)
    在阿榮旗關心下一代工作中,一提到那吉鎮道西社區的王君沒有不豎大拇指的。45歲的王君在這項工作中已經奉獻了十四載。十四載的初心使命,十四載的酸甜苦辣,她用真情和青春書寫了一段人生最美麗的華章。 走近道西社區辦事大廳,牆上懸掛的有關“黨的建設、關工委建設網格化管理”的圖板映入眼簾,上樓的樓梯兩側和二樓走廊牆壁上是有關中華傳統和關愛睏境兒童活動圖片的文化長廊。這些融入中華傳統文化元素的佈置,是王君獨具匠心的設計,也很好地體現出她本人的文化素養。道西社區的孔子學堂開辦已有三年,三年來,因為一直堅持每週雙...[閲讀全文]
  • 時間:20-08-27  瀏覽:(70)
    歌聲嘹亮舞翩躚  記憶飄過七十年
    七十年前的今天,一個融合了多民族的少數民族專業文藝團體在呼倫貝爾草原宣告成立;七十年前的今天,內蒙古第一批文藝工作者開始用他們的歌與舞,把黨的聲音傳遍無垠草原、浩瀚林海,傳遍祖國北疆!那是對新中國誕生的最好禮讚,是對黨和人民的忠誠凝聚起來的滿腔熱血;那是野火燒過的草原上空掠過的第一聲百靈鳥的歌唱,那是最初的烏蘭牧騎精神的閃光! 呼倫貝爾民族歌舞劇院成立於1950年,前身是內蒙古東部區文藝工作團,1971年8月改為呼倫貝爾盟民族歌舞團,1981年,分立了呼倫貝爾...[閲讀全文]
  • 時間:20-08-25  瀏覽:(60)
    本報記者 韓瑜 這是一場民族歷史文化專家學術研討的盛宴,這是清代索倫鄂温克戍邊衞國曆史文化的狂歡。 八月的鄂温克草原綠草如茵、花香四溢。8月15日,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邊疆研究所北部邊疆研究室,內蒙古自治區鄂温克族研究會主辦,內蒙古自治區鄂温克族自治旗鄂温克族研究會承辦的清代索倫鄂温克戍邊衞國曆史文化學術研討會在鄂温克旗隆重召開。來自北京、黑龍江、山東以及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呼倫貝爾市、鄂温克族自治旗的專家學者約50人歡聚一堂,就清代索倫鄂温克駐防呼倫貝爾歷史文化研究,索倫鄂温克西遷和駐防新...[閲讀全文]
  • 時間:20-08-25  瀏覽:(64)
    戍邊後的鄂温克族按照八旗組織的編制編入八旗,在戍邊的同時,也從事生產, 依然堅守的是出則為兵、入則為民八旗規制。而作為民的索倫鄂温克族在生活文化方面面臨轉型的挑戰。轉型的結果有兩個,一個是從布特哈遊獵轉化為遊牧,第二個是 從逐野獸而遷徙到逐水草而遷徙。一方面,他們不得不轉型,因為有政府的強力推行。另一方面,他們也必須轉型, 因為地理環境發生了鉅變,依靠原來的生產方式已無法滿足生活的需要。兩種生產是截然不同的生產,從攫取經濟過渡到動物的飼養是個跨越,而這個跨越是跨越式的跨越,是外力作用的結果。既然...[閲讀全文]
  • 時間:20-08-24  瀏覽:(62)
    臂挽雕弓逐蒼穹星月  天工巧奪繪魅力草原
    漫步海拉爾街道橋旁,舉目可見城市間的雕塑景觀。而一座城市的文化深度與人文意趣往往就隱藏在公園街心、市井小巷的這些雕塑景觀作品中。 越是默默無聞,越容易積澱返璞歸真的內涵。海拉爾的城市雕塑巧奪天工、栩栩如生,展現着深厚的蒙元文化底藴和獨特的少數民族風情。成吉思汗廣場中央,聳立着一尊巨大的成吉思汗收繮躍馬雕塑,草原王者的威嚴被展現得淋漓盡致。再往東,機場環路旁矗立着成吉思汗母親與妻子的雕塑,兩位“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正以一派慈祥可親的姿態,遙望...[閲讀全文]
  • 時間:20-08-18  瀏覽:(89)
    創建書香校園 打造教育品牌 —呼倫貝爾市全面推進書香校園建設
    本報記者 付饒 一份份精彩的讀書海報、一句句精闢深情的感言、一頁頁深入思考的讀書心得……走進我市各中小學校,可以感受到處處瀰漫着書香氣息,時時看到捧卷品讀的身影,這是我市着力打造書香校園的一個縮影。 為積極響應市委、市政府爭創全國文明城市號召,抓好文明校園創建工作,進一步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近年來,呼倫貝爾市教育局緊緊圍繞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引導師生愛讀書、讀好書、善讀書,大力提倡讀書學習之風,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閲讀全文]
  • 時間:20-08-14  瀏覽:(109)
    斜陽草樹入尋常巷陌  穿林打葉鑄茂彧生機
    提起“呼倫貝爾”這個地名,絕大多數人的第一印象詞都是“大草原”。的確,作為“世界四大草原”中的佼佼者,呼倫貝爾大草原舉足輕重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相比之下,呼倫貝爾的林業建設成果則容易被忽略。實際上,作為“三北”防護林工程北疆地段的重要組成部分,呼倫貝爾中心城區近些年的林業發展絲毫不容小覷,可謂是突飛猛進。 每年植樹節前後,海拉爾區委、區政府都會組織或號召各大企事業單位開展植樹造林活動,將其作為整治市容市貌、保護環境衞生、培育綠化生態的城市精...[閲讀全文]
  • 時間:20-08-10  瀏覽:(83)
    貫徹落實新時代黨的組織路線 不斷把黨建設得更加堅強有力※ 習近平 今年7月1日,是我們黨成立99週年的日子。明年就是我們黨成立100週年了。我講過,中國共產黨立志於中華民族千秋偉業,百年恰是風華正茂!我們黨要長期執政、永葆活力,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沿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最重要的是把黨建設得更加堅強有力。 組織建設是黨的建設的重要基礎。馬克思、恩格斯把無產階級組織成為獨立政黨作為無產階級革命的首要條件,強調無產階級政黨必須成為一個統一的整體,必須由最徹底、最堅定的先進分子組...[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7  瀏覽:(76)
    我家有台縫紉機,靜靜地“躲”在倉房裏的一隅。板面,踏板佈滿灰塵,掛着蜘蛛網,仔細算來,已有二十餘年了。 提起縫紉機,很自然地就想到了母親。母親是一名支邊青年,沒有上過幾天學,憑着一股不服輸的勁頭,一面上夜校學習文化,一面和師傅學機械修理。在她不斷地努力下,很快就成為一名女拖拉機駕駛員,駕駛着拖拉機在荒原上奮戰了十二年。 隨着母親被調到大修廠工作之後,家也就安定了下來。我記得,家裏有兩件寶貝,一個是父親的收音機,另一個就是母親的縫紉機。 上世紀70年代,我們的居住地只有一個供銷社,賣一些生活用品。...[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7  瀏覽:(76)
    劉明禮 立秋,是二十四節氣中的第13個。今年的立秋日為8月7日。立,乃開始之意;秋,為禾與火的組合。禾代表着穀物,火則表示着成熟。所以,立秋,也就意味着夏天的結束、秋天的開始,意味着豐收的季節即將到來。 然而,立秋作為一個節令,只是代表着氣象意義上的秋天已經來臨。而此時我國大部分地區的氣候,還遲遲逗留在夏季的高温之中。不過,我輩不得不驚歎於華夏古人的智慧和大自然的神奇。記得小時候,盛夏的每天中午都要泡在黃泥湯般的大坑裏戲水消暑。忽爾一天,母親説:立秋了,大坑裏的水該清亮了!再到大坑邊,那一汪渾水...[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7  瀏覽:(68)
    收拾衣櫃,不經意間,翻出一件褪了色的藍底白花長袖布衫,思緒萬千。 上世紀60年代初,老百姓生活水平還掙扎在温飽線上,一年中只有過年過節時,才能買塊肉,包頓餃子,吃幾頓帶葷腥的菜。父親為了生計,除了種地,農閒的時候還趕馬車送貨賺點錢。父親在外只管趕車賺錢,家裏的事情都靠母親一人維持。每天餵豬、養雞鴨、做飯、洗衣服,還要收拾菜園子。母親為了這個家,為了兒女,付出了太多。 一天晚上,弟弟們都睡覺了,母親把我叫到她面前,含着眼淚説:“玉琢呀,不是媽媽心太狠,是媽媽真的沒辦法,家裏太窮了,分文沒有,我得想...[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7  瀏覽:(72)
    常聽説曇花可傾城傾國,有“花中隱者”和“月下美人”之譽,但見過它開放的人並不多。 我喜愛花,更喜歡養花,曇花在我家陽台上格外顯眼,它有兩米高,莖圓柱狀,木質化。曇花枝條上長着許多片狀、邊緣呈波狀的變形葉片,中肋堅厚,清晰可見的葉痕一直延伸到花苞底部,為花苞提供了足夠的營養。 每天我都要跟曇花“約會”一會兒。七月初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樣來到曇花旁,我驚喜得都忘記了用語言來表達,只見枝葉下面結了幾朵小小的花苞,呈紡錘狀,像孕育的嬰兒一樣躲藏着。三四天後,花苞有拇指般大小,顏色白中泛綠,還有淺淺的暗紫細...[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7  瀏覽:(87)
    早上,我剛把女兒送去學習,忽然接到母親打來的電話。母親在電話裏説:“早晨醒來才想起昨天是你生日,我怎麼忘記了呢?昨天你回來也沒給你做好吃的,真是老糊塗了!還有上週孩子的生日,我也忘了……對不起。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把你們生日忘了,等有機會再給你們倆補上吧。”我忙説:“媽,看您説的,我們生日都過了,生日能和您在一起就是最好的。”電話那端母親仍在絮絮叨叨地説:“以後這種重要的事一定要提醒我,要不然我會後悔的……” 上午我剛從會議室回來,母親的電話又打過來:“媽都快老年痴呆了,你每次回去,我都忘東忘西...[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6  瀏覽:(82)
    達斡爾族剪紙藝術 達斡爾族的剪紙藝術包括圖案剪紙和玩具剪紙。圖案剪紙主要作為衣袍鞋靴、搖籃、頭襯和樺皮器皿上的裝飾圖樣。圖樣古樸大方,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 達斡爾族的剪紙根據圖樣再剪布、皮、樺皮製作裝飾圖案。還有一種“哈尼卡”(紙偶)頭形玩具剪紙,它是把摺紙對稱剪出人頭和發冠形狀,發冠有梳辮,戴各種頭飾等,有着濃郁的生活氣息,是十分精湛的藝術珍品。玩具剪紙還包括近代用硬紙剪折車馬,供幼兒遊藝。 製作“哈尼卡”時,先用一張白紙對摺剪出對稱的各種人物“哈尼卡”頭形。頭形剪出後,把它用糨糊貼在一根小細...[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4  瀏覽:(96)
    城市的天空被樓羣分割成各種幾何圖形,整齊規範,而又刻板拘謹。站在水泥路上仰望藍天,就像站在鳥巢裏仰望叢林。人們習慣把鱗次櫛比的高樓稱作鋼筋水泥的叢林,這許多的叢林上懸掛着無數的鳥巢,鳥巢裏進進出出的是行色匆匆的人們。每天,他們睡眼朦朧地出門,腳步滯緩地回家,一臉疲憊之色。鄰人相見,點點頭,笑一笑,已經很友好了。如果有過被對方打擾而上門質問的經歷,那麼就連這一點微笑也被省略了。鄰居的概念漸漸由暖色而無色,不斷加高的樓層無法構建一個舒緩的心靈平台。 人們開始懷念開闊平地上的那一排排住房,住房周圍的小...[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4  瀏覽:(80)
    呼倫貝爾在中國版圖最北部總面積二十五萬多平方公里。大興安嶺山脈從西南到東北縱貫這片土地,長達七百多公里,嶺西北就是茫茫十萬平方公里的呼倫貝爾大草原。 大興安嶺山脈逶迤起伏,大片的森林、濕地、湖泊、 河流,散佈在山裏山外,是中國北部最大的生態系統。如果説,縱貫呼倫貝爾的大興安嶺山脈,猶如一個攜千山清泉為玉佩、披萬樹綠葉為霓裳的仙子,那麼位於她西側的呼倫貝爾大草原,就是從仙子腰際徐徐展到中蒙邊界、中俄邊界的巨大裙裾。 在這奇妙又富庶的裙袂上,綴滿銀鏈和寶石,那就是發源於大興安嶺山脈的三千多條河流,五...[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4  瀏覽:(88)
    今天午睡前讀了一篇散文,一句“樹會記得許多事”彷彿一縷甘泉,讓一直暗藏心中的一個心結豁然而開。 一棵大樹的年輪裏,會有多少人的前世今生,多少事的前因後果?樹不會動,但它的葉子與歲月一起流轉,它會用一圈一圈的年輪記錄下時光裏的悲歡離合;樹不會走,但路在它的腳下延伸到遠方,鳥在它的枝杈間飛到天邊,人在它的綠陰裏走到千里之外。如果打開一棵樹,我們就會回到過去吧?回到我們的童年,回到最初的相識,甚至回到沒有我們的過去。 經常有擁抱一棵樹的渴望,就象擁抱過去的自己和那些往事。在有我們的日子裏,樹會綠;在沒...[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4  瀏覽:(71)
    六月的北大荒 滿眼的綠 綠得恬靜 綠得新鮮 綠得飽滿 遠山披上綠裝 濃綠 淡綠錯落有致 好似畫家筆下的輕描淡寫 一件件好事在綠海中成長 多像演奏家手中的大提琴、小提琴 動感的小夜曲在朦朧中 飛翔 六月 剛邁開腳步 原野的綠是稚嫩的 一片片稻田 把藍天和白雲收進 遼闊的目光 剛插完秧的北大荒人 就把秋天的鐮刀 一把把磨好 六月的北大荒 我領着孩子到田間採風 這些繫着紅領巾的秧苗 多像一棵棵白樺樹、山百合 在祖國的懷抱裏...[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4  瀏覽:(57)
    一九七八年,十一屆三中全會的鐘聲在人民大會堂敲響,那雄偉的鐘聲一直在我心中迴盪。 四十二年,不平凡的四十二年。中國從貧窮落後,走向繁榮富強。 憶往夕,中國人吃的是啥糧?二十八斤糧,半斤肉,三兩油,艱難餬口。看今朝,中國人吃的是啥糧?市場開放,應有盡有,糧油肉蛋不用愁。 憶往夕,中國人穿的是啥衣裳?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看今朝,中國人穿的是啥衣裳?西服領帶,運動休閒,裘皮大衣身上穿。 憶往夕,中國人住的是什麼房?黑土打牆,木頭上房,四處透風,不見太陽。看今朝,中國人住的是什麼房?家家户户...[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4  瀏覽:(49)
    曾經 你佇立祖國的北方 拖拉機的轟鳴 漫過亙古荒原 連同十萬官兵整齊的吶喊 震憾了河山 曾經 你見證了茫茫荒地 變成了萬頃良田 微風拂過 麥豆飄香 豐收的景象染遍山川 回首相望 當年的農墾 已改變了容顏 科技引領是主航線 改革的生機與希望 讓農墾人挺起了脊樑吟嘯九天...[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3  瀏覽:(43)
    “千里疾風萬里霞,追不上百岔的鐵蹄馬”。蒙古馬體形矮小,其貌不揚,然而,在風霜雪雨的大草原上,它們卻能不畏艱辛、縱橫馳騁、屢建奇功,鑄就了蒙古馬獨特的品格和精神。 草原上的蒙古馬,總是保持一身光潔。在水草豐沛時,它必飲清澈之水,必食新鮮之草,通常只吃新鮮的草尖,且不同季節吃不同的草。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中,蒙古馬又可以不畏寒暑、不懼艱險,只要接受指令,就無所畏懼、勇往直前,以堅韌不拔的毅力,跨過高山越過溪水穿過雪原。可能也正是這種能屈能伸的生存智慧,讓它成為著名的軍馬種類。 呼倫貝爾大草原作為蒙古馬...[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3  瀏覽:(46)
    18歲那年,我高中畢業攜筆從戎參軍入伍。換上軍裝那天,父親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連聲説:“咱家又出了個軍人,咱家三輩都有當兵的,是真正的軍人之家!”再三囑咐我到部隊後好好幹,一定要續寫家族的光榮。 是的,到我這輩,我家三代都有軍人。第一代是我二爺,他參加的是八路軍。抗戰期間,二爺隨大將陳庚的第四縱隊轉戰晉南一代,在“百團大戰”中,已是連長的他立下赫赫戰功。一九四七年,二爺隨劉、鄧大軍南渡黃河,千里挺進大別山。由於作戰勇敢,機智靈活,二爺打一仗進一步,成為團參謀長。 新中國成立後,二爺落在了昆明,在...[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3  瀏覽:(43)
    父親喜歡唱軍歌,因為他是一名老兵。那些或是激昂或是深情的軍歌,自小也在我的心裏紮下了根。 記得我學會的第一首歌是《我是一個兵》:“我是一個兵,來自老百姓,革命戰爭考驗了我,意志更堅定……”在父親的帶動下,弟弟和妹妹也喜歡上了軍歌,每逢節日,特別是“八一”建軍節,我家必是“軍歌嘹亮”。 父親第一個出場,他唱的第一首歌必然是《我是一個兵》。妹妹是學校樂隊的鼓手,她敲打着節奏,我和弟弟還有母親拍手應和。父親聲情並茂地演唱,一曲唱罷,父親的臉上洋溢着光芒,好像又回到了18歲那年參軍的場景。 我最喜歡《咱...[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3  瀏覽:(43)
    “有這樣一羣將士,他們的步伐與共和國同步,他們的氣概橫貫祖國的崇山峻嶺,他們的血液與軍旗一樣鮮紅。” 每每“八一”建軍節前夕,我便想起軍人,他們的名字和祖國在一起,他們的名字和“犧牲”“奉獻”畫等號;他們的名字是威武,是神聖,他們的名字是銅牆,是不可戰勝!想起他們汗流浹背值勤在祖國的邊防時,想起他們臨危不懼與歹徒拼搏時,想起他們在抗洪搶險時衝在前面的身影,想起他們想家時流下的熱淚…… 我從小就崇拜軍人。那時,一首軍歌、一個軍禮、一個軍人的故事,都會令我為軍人的奉獻、追求、犧牲而感動,為軍人可歌可...[閲讀全文]
  • 時間:20-08-03  瀏覽:(42)
    “漠漠炎埃障大荒,火輪停午晝偏長。”驕陽四射,天氣酷熱,熱的讓人無處躲藏。家裏的花生油吃完了,沒有辦法,再熱也要外出購物,我和愛人打着太陽傘去商場。 “一顆呀小白楊,長在哨所旁……”從商場處傳來嘹亮的歌聲。愛人説:“唱得真好聽,不知在做什麼宣傳?”我説:“可能是商場搞活動。”我們順着歌聲走去。 當我們走到商場附近時才發現,原來是在通往商場的人行過道旁邊,一個乞討的人在唱歌。他滿臉疤痕,坐在電動輪椅上,右手畸形,左手握着話筒,用靠在輪椅上的雙枴做支架,旁邊放着一塊乞討用的展牌,緊挨着展牌的是一個大...[閲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