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21-01-18  瀏覽:(18)
    夏日的一天下午,我和媽媽坐車往返於鄂温克旗與海拉爾區之間。汽車路過“斷橋”的時候,媽媽突然想起了小時候經歷的事情。 那是上世紀六十年代末,媽媽對這座“斷橋”的回憶。媽媽的回憶不只是這座“斷橋”,還有伊敏河,媽媽説,因為這座“斷橋”橫跨伊敏河。 由“斷橋”引申而來的是,媽媽對童年、對家鄉、對伊敏河畔春天的美好回憶…… 春天來了。伊敏河開河了——冰排來了。冰排現象,對於北方人來説並不是新鮮事。其實北方的“開河”只是民間的通俗説法;而“凌汛”才是這種“開河”水文現象的正規説法。 開春時節,隨着季節轉暖...[閲讀全文]
  • 時間:21-01-18  瀏覽:(17)
    一年四季裏,無論是哪個節日,人們都會按照習俗來籌備節日的美味。每年的各個節日,外婆也總是會製作出各種與節日息息相關的美食來。就拿臘八節來説,每年只要進入臘月,外婆早早地就準備過節的東西了,挑揀出一年來收穫的各類豆子,再籌備一些核桃和板栗等堅果,準備為家人做一鍋噴香的臘八粥。説是吃了臘八粥能夠禦寒,往後就能順利地度過寒冬。除了做臘八粥外,外婆還習慣了要泡製臘八蒜。 外婆是個勤快人,每年趕在臘八節前夕,早早地就開始製作臘八蒜。每年外婆製作臘八蒜時,我也幫忙剝蒜皮兒。據外婆講,製作臘八蒜最好選用連續留...[閲讀全文]
  • 時間:21-01-18  瀏覽:(14)
    非常想念的爸爸: 您好,見字如面。 我又一次在凌晨一點多,毫無徵兆地醒了。或是清明剛過,或是前幾天翻找到了您寫給我的信,看到那熟悉的、漂亮的字體,我一瞬間淚崩。思念肆虐,如潮水洶湧,讓我無法呼吸。 爸爸,您離開我們,已經二十六個年頭了,您留下的照片很少,您的樣子,只能在記憶中反覆臨摹,似是而非,總不能具體。但每隔一段時間,我總能在您去世的那個時刻,沒有夢,無端驚醒,心很疼,滿眼淚水。爸爸這個稱謂,我連默唸都不敢,我怕忍不住撕心地思念。您説凡事都要向前看,不要總回顧,可是我怕,如果不回憶,您最後的...[閲讀全文]
  • 時間:21-01-18  瀏覽:(15)
    王曉陽 臘八臨近,母親一早就打來電話:“兒子,過兩天就是臘八節了,記得早點回家喝臘八粥,全家都來,一個都不能少……” 我連連説“好”,生怕辜負母親的一片心意。聽到我的這一連串好,母親滿意地掛了電話。我放下手機,想着母親的話語,思緒回到了兒時的臘八節。 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家十分貧窮,很多時候是以紅薯充飢。母親總想着在現有的條件下給我們創造最好的食物,因此,母親很重視臘八節,臘八粥對母親來説也很重要。她想方設法地收集熬製臘八粥的食材。寒冬臘月,母親終於在前一天晚上準備好了紅棗、紅豆、綠豆、大米、花生...[閲讀全文]
  • 時間:21-01-16  瀏覽:(16)
    幾天前的一個深夜,家住海拉爾區的李大娘突然覺得左側胳膊有些麻木,左側身子行動不便。情急之下,李大娘的女婿想到了海拉爾區人民醫院急診科醫生柴建興。他通過電話向柴醫生説明了老人的情況,按照醫生的囑咐將老人送往醫院,一場與時間賽跑的急救從此刻開始。 為了與疾病搶時間,凌晨2點,急診科醫生柴建興、磁共振室主任王龍江顧不上休息,在零下40度的天氣下,冒着刺骨的寒風趕到醫院做好急救準備。由於夜色黑、路途遠、道路顛簸,當老人被送到醫院時,急救醫護人員早已在院門口等待多時。他們小跑迎上來,第一時間為老人進行腦部...[閲讀全文]
  • 時間:21-01-14  瀏覽:(22)
    在呼倫貝爾市大型公益演出或文體活動的開幕式上,活躍着這樣一支陣容整齊、氣勢如虹的樂團,他們就是呼倫貝爾市老年大學的管弦樂團。樂團的領軍者就是國家一級作曲家辛來濱。 辛來濱出生在音樂世家,從小就喜歡吹竹笛,十一二歲開始學習拉二胡。1971年考入海拉爾區樣板戲學習班,擔任小提琴手。1973年參軍,在部隊宣傳隊當文藝兵。曾經到原瀋陽軍區政治部文工團、瀋陽音樂學院學習過。2012年,辛來濱從呼倫貝爾市民族歌舞團退休。從藝四十餘年,創作作品200多首,其中包括歌曲、舞曲、器樂曲,代表作品有《奶酒的祝願》《...[閲讀全文]
  • 時間:21-01-14  瀏覽:(22)
    我被嚇得驚叫着,拼命地撲上去,咬住它的後腿。可它的腿竟硬得像樹幹一樣,我使勁地撕咬,牙齒幾乎痛得要掉下來,還是沒有咬破它的皮。它甩開我,撲了過去。我哀叫了一聲,心想,這下我的小主人可完了。 沒想到,莫日根特向旁邊一滾,騰地站了起來。還沒等野豬回過頭來,他已將身子一躍,兩腿一跳,騰地騎到了野豬的背上。我知道莫日根特在家時,總喜歡騎馬,再烈性的馬他也敢騎,想不到今天把騎術用到了野豬的身上。我真佩服他的機靈、勇敢,暗暗為他喝彩,也為他擔心。 野豬瘋狂地扭動着身子,在地上騰起一股雪浪。莫日根特一手抓住野...[閲讀全文]
  • 時間:21-01-14  瀏覽:(24)
    上世紀六十年代,位於鄂温克族自治旗西蘇木的西博生產隊,是一個非常小的生產隊,總人口才二百多人,但牲畜卻有二十多萬頭(只)。大隊部是用土坯蓋起來的四間平房,周圍還有二十幾個蒙古包。當時牧區的生產力極為低下,基本上保持了原始放牧的生產和生活方式。 那時候牧民的飲食除了各種奶製品,如炒米、烏日莫、奶皮子、奶豆腐、奶茶、麪包、油餅外,就是手把肉、肉粥和麪條,蔬菜和水果基本沒有。 1968年, 我下鄉到牧民寶力德特木勒家中,與他的母親、三個妹妹、一個弟弟擠在一個又小又舊的蒙古包中,我們像一家人一樣共同生活...[閲讀全文]
  • 時間:21-01-11  瀏覽:(38)
    陳豔華 時光知味,歲月沉香。時間在靜悄悄地挪移中稍縱即逝,轉眼已到歲尾。此時,才忽然發現指縫太寬,時光太瘦。心中不禁升出無限感慨,感慨時間匆匆、收穫甚微,感慨一年忙碌、和親人的聚少離多。 喜歡安靜的日子,波瀾不驚,每天讀書、寫字提升內在的力量,讓每一天都過得飽滿、愉悦、豐盈。喜歡生活中的世事打磨,時光裏的千錘百煉。有人陪我立黃昏,有人問我粥可温。享受最平凡中的幸福,享受靠得住的温馨和浪漫。不去追求虛無縹緲的東西,不去追趕不切實際的幻想,把日子過成詩。 在這個極不平凡的庚子鼠年裏,應了那句歲月的暖...[閲讀全文]
  • 時間:21-01-11  瀏覽:(27)
    孟繁海 2020次列車已經抵達終點。 回望旅程,千言萬語,化作崇敬的情思,輕輕道出兩個字:謝謝! 感謝時光!365天的旅程,一路鶯啼燕語,一路電閃雷鳴,一路金風玉露,一路雪魄冰魂只因車窗外的斗轉星移,才知征途上的萬般不易! 感謝,家人好友,熱心旅伴,千叮嚀萬囑咐。沒有上錯車,沒有坐過站,沒有丟了行李,沒有忘記回家只因那牽掛的目光凝固了列車前方的信號燈,還有那隨行一路的日月星辰!...[閲讀全文]